茶王千千萬 泰斗惟有他

——記我校校友、中國茶界泰斗張天福

發稿時間:2017年04月24日來源:校報作者:人文院 佘燕文 朱世桂

張天福,1910年生,茶學家,制茶和審評專家。1932年畢業于南京金陵大學農學院,后赴日本考察茶葉,曾任中國茶葉學會榮譽理事,福建省茶葉學會名譽理事長,福建省農業科學院茶葉研究所技術顧問,福建省政協一屆、四屆委員,五屆常委。張老從事茶葉工作80多年來,在我國茶葉教育、生產和科研工作上,特別在培養茶葉專業人才、創制制茶機械,提高烏龍茶品質等方面成就斐然,對福建省茶業的復興和發展做出重要貢獻。晚年致力于審評技術的傳授,倡導中國茶禮“儉、清、和、靜”,是中國茶文化傳播者和力行者。其被中國茶葉學會授予“中國茶葉奉獻獎”,并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堪稱國寶級的專家,被尊為中國茶界泰斗。世界茶葉組織(WTeaO)為表彰張老對世界茶業的巨大貢獻,在2016年12月特聘任張老為世界茶葉組織高級顧問,并向張老頒發世界茶葉組織的最高獎項——茶仙茶壽終身成就獎。





“茶”字,按古代的篆書寫法頂部是兩個“十”,即為“二十”;中間的部首分開即為“八”,底部的“木”可以分解為“十”和“八”,連在一起構成“八十八”;“二十”加上“八十八”,一共是“一百零八”,因此,在我國年齡達108歲的老人被尊為“茶壽”之人。2017年8月我校校友張天福就將迎來他的茶壽之年,他一生與茶結緣,制茶研茶,愛茶懂茶,邁入茶壽之年,看上去依然面色紅潤,精神矍鑠。回顧過去,張天福一直從事茶業教育、生產、科研、制茶、機械研究和名茶審評,成就斐然。撰有《福建茶業復興計劃》《發展西南五省茶業》《大力恢復和發展茶葉生產》等論著。他視茶為生命,從福建協和大學生物系的一名助教,到為福建省創辦了第一所茶葉學校、第一個茶葉改良場和第一個茶科所,為推動茶葉生產、教學、科研、茶文化的共同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與茶結緣一生


皇冠滚球時光回到1910年,張天福于上海的名醫世家出生,這一年他父親張紹堯46歲,母親劉貞清36歲;中年得子對于他們來說真是天降之福,于是“天福”由此得名。1911年因上海時局動蕩,一家三口遷回故土福州。張天福自幼不僅聰慧過人,且對自己學習要求嚴格,在校成績優異深受老師的喜愛。在中學時代,他已是一位熱血青年。當時,中國正處于內憂外患、動蕩不安的年代。“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作為七尺男兒,救國意識時時在年少的張天福心中澎湃。因此,他不僅注重用文化知識武裝自己,也重視強健體魄的塑造,他求教于萬籟聲等多位著名武術家,練習南拳北腿、刀槍劍戟,并投身于抵制日貨和抗日宣傳等活動。中學畢業后,張天福面臨人生擇業關鍵一步,父母希望他能繼承家業,將來成為一名醫生。而張天福認為祖國農業落后,人民缺衣少食,又看到家鄉福建三大特產之一的茶葉衰敗不堪,就下定決心報考農業學校,振興祖國的茶業。張天福于1929年先在福建協和大學修完一年的基礎課程,后于1930年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南京金陵大學農學院園藝專業,從此與農業結伴終身。1932年,張天福畢業后返回故鄉,邁開了開拓茶學生涯的腳步,進入協大生物系當助教,籌辦實習農場。


1934年,剛畢業不久的張天福踏上了去日本和臺灣的茶葉考察之旅,這次刻骨銘心的經歷讓他走上了開創祖國現代茶業的人生之路。回國后,張天福創辦了福建第一所專門培養茶葉職業技術人才的農校和第一所茶業改良場,即“福建省立福安初級農業職業學校”和“福建省建設廳福安茶業改良場”,張天福兼任校長、場長,走教育與科研、科研與生產相結合的道路。從此,福建有了現代茶業教育和科研機構,這一校一場發展成福建地區農校、省茶科所,生生不息,為福建茶業的發展源源不斷地培養人才。


近代中國技術落后,制茶仍停留在手工制作階段,因此常被外國人所譏笑。張天福早年看到日本報紙刊登扎長辮的中國茶農裸著上身赤腳在地上揉茶的照片,刺激很大,當時就暗下決心設計一個揉茶機,代替落后的手工操作。1931年“九一八”事變發生后,日寇踐踏祖國河山,在這國難當頭的時刻,張天福悲憤至極,遂將設想的揉茶機定名為“九一八”揉茶機,以此警示國人勿忘國恥,復興中華。1941年,這種簡便手推的“九一八”揉茶機在崇安福建示范茶廠投入使用,結束了千百年來中國茶葉用腳揉茶、既不衛生又損品質的歷史。1953年,中茶福建省分公司在“九一八”揉茶機基礎上改良為雙動的“五三”式揉茶機在紅茶區推廣,“五四”式揉茶機在綠茶、烏龍茶區應用,對節省勞力、提高品質、增加效益起到巨大的作用。


新中國成立后,張天福擔任中茶福建省公司技術科長、農業廳茶葉改進處、特產處副處長,享受教授級待遇,為恢復和發展福建茶葉生產做了大量工作。他參與籌建福安陽頭、賽岐、福鼎、建甌、政和茶廠和福州花茶廠,為復興福建三大工夫紅茶和綠茶、花茶作出貢獻。


1957-1980年,張天福被錯劃為“右派”。20世紀70年代,下放到山高路遠的壽寧9年,到龍虎山“五七”茶場蹲點。在那段灰暗的日子里,他不氣不餒,憑自己所學,群策群力,積極組織場內員工、知青改造舊茶園,推廣新成果、新技術,使該場產量、質量、價格名列寧德地區第一,單產達到520斤,大大提高了模范茶場的聲譽。同時他又幾乎走遍全省茶區,所到之處不遺余力推廣、示范高標準茶園和機械制茶,寫下許多有實用價值的論述。1961年他母親病故,他當時在崇安全力搞科研,都未能為母親奉侍送終。“我想人生的意義不在于享受多少,而在于向世界上貢獻多少;不是拿多少,而是給多少。”張天福說。


趁古稀之年再趕一程


1980年3月,71歲高齡的張天福從省農業廳領到退休證,但他退而不休,想抓住改革開放的大好時機,趁古稀之年趕一程。他把自己幾十年收藏的300多冊茶葉科技文獻、標本和600多本雜志刊物獻給茶科所、高校科研機構,并擔任省茶科所技術顧問。為解決幾百年來烏龍茶“看天做青”、靠天吃飯的落后工藝,張天福主持省重點科研課題《烏龍茶做青工藝與設備研究》,回到當年創辦的茶科所,在茶鄉福安、安溪安營扎寨8年,與十多個科研人員做了幾千次試驗,掌握了3000多個數據,在世界上首次揭示影響烏龍茶做青工藝各因子的作用及其相關性質,首先運用人工控制環境條件做青工藝,實現了制茶機械化、規范化、程控化,有力提高了烏龍茶品質和經濟效益。這項成果達到國內先進水平,1991年獲得省科技進步二等獎,1993年張老獲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稱號。


皇冠滚球20世紀90年代后,已進入耄耋之年的張天福,仍然堅持參加各項茶事活動,深入研究中外茶道、茶禮,集古今茶文化之大成。1996年張天福提出儉、清、和、靜的“中國茶禮”。他說,茶尚儉,勤儉樸素;茶貴清,清正廉明;茶導和,和衷共濟;茶致靜,寧靜致遠。以此傳授人們文明健康的飲茶方式和生活方式,提高人民的生活質量。他還把四字飲茶禮儀升華到為人處世之道,認為這是中華民族幾千年來提倡的高尚品格和處世哲學,在寧靜中鍛煉人格,超越自我,達到寧靜致遠。


喜迎“茶壽”


2016年5月,標志著我國茶領域最為龐大的茶書編纂工程的《中華茶通典》(以下簡稱《通典》)學術委員會暨編纂委員會會議在北京舉行,我校的專家成為《通典》多學科協作的聯合編纂團隊成員。有望成為傳播中華茶文化的力作《通典》正式啟動后,受其總編劉仲華教授的委托,《通典》籌備組組長、執行總編于觀亭先生和北京大學歷史文化資源研究所副所長、《通典》籌備組執行組長、副總編翟建軍研究員到福州,在福建省科學技術協會黨組書記、副主席、《通典》學術委員會委員楊江帆教授的陪同下,專程到茶學泰斗張天福老先生家中為他祝賀107歲壽誕并授予《通典》學術委員會名譽主席,這一榮譽張老受之無愧,實至名歸。2017年1月3日,在“福建茶界新春茶話會”上,茶人代表為了慶祝今年8月18日張老將迎來他108歲的茶壽,特向張老贈送直徑108厘米、重達108斤的福鼎白茶餅,寓意張老健康如意、壽比南山。


年深月久的濡染,中國茶悠長的韻味,已深深地融入張老的身體和靈魂,香久益清、味久益醇。他耳不聾,眼不花,一日不離茶葉,三句不離“茶經”。踏遍青山人未老,幾乎走遍福建茶區、畢生奉獻給福建茶業的他,時至今日已經108歲高齡,依然壯心不已,客廳里懸掛著他蒼勁有力的字幅:“生命不止、探索不息”。正因為張天福身體力行,以茶業實踐貫徹始終,老來才能享用美德之果,心境平和;才能回顧過往,事事光明磊落;才能擲地有聲:“我不是茶王,茶王有千千萬萬個,我是泰斗,泰斗只有一個。”

編輯:王夢璐

閱讀次數:2377